咨询热线

0543-5082918

新闻资讯
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新闻资讯 > 行业新闻
公司动态 行业新闻

爱游戏AYX:一分钟云完P5T剧情

时间:2024-03-15 09:29:59
更多
  

除了价格没啥硬伤
剧透警告,话说标题就明摆着是剧透了。
奥尔加团长曾经说过
只要不停下脚步,道路就会不断延伸。
同为团长,相信雨宫莲也会这么想吧。


毕竟从成为怪盗开始一路走来,战斗的对象从性骚扰教师到首相再到邪神,没有坚韧的意志和觉悟是撑不到现在的。
但是这话也并不是完全正确。
怪盗团和课外活动部,自称特别搜查队其实并无本质区别。它们都是因为shadow—暗影的存在才会成立,若是道路不断延伸,活动不会停止,就代表人类世界永无宁日。


某天,怪盗团众人正在卢布朗咖啡厅闲聊,却突然发现周围的一切好似静止一般,并且墙上的电视新闻正好定格在“春日部议员失踪”。
这个氛围再加上过于明显的暗示,让双叶也不禁想吐槽:


果不其然,一阵地震似的摇晃过后,卢布朗归于漆黑寂静之中,只有大门还在闪闪发光。这个情况下除了开门也没别的办法了。众人打起精神准备迎接异常事态。
结果刚平稳落地,大家就发现自己已经换上了怪盗服装。这代表他们似乎又进入到了阴影的世界,只是异世界app已然消失,也没有需要悔改的人。那这个世界是怎么形成的 爱游戏AYX声明: 合理安排时间,享受健康生活?
众人想知道答案,但是都觉得没有必要现在搞清楚——一些抽象士兵出现了。
有着近一年与阴影战斗的经验,大家很轻松地把杂兵处理了。但是世事难料,命运还总喜欢欲扬先抑。杂兵后面跟着的是一辆坦克痛车(?)上面坐着疑似boss的一位粉色新娘装扮的,自称“真理惠”的女人。


这女人一上来就要求怪盗团做她的下仆,舔她的鞋作为奖励,岂有此理?
尽管玩家心理上可能并不排斥这种奇怪的Play,但是很遗憾,游戏中并没有对应的选项。
于是游戏中的joker等人也义正词严地拒绝了,并且决定让她看看什么叫满级账号:因为按时间线来说,怪盗团的人格面具应该都是三次进化状态,打个人形暗影还不是轻轻松松?
但是实力这种东西,从来都是需要衡量的状态。


Boss也没有放什么话,只是对着龙司比了个飞吻,然后一直在不爽叫嚣的龙司就...恶堕了,字面意思上的。看来boss有魅惑方面的能力。
这时候怪盗团匆忙进入没带够补给,以及除了双叶没有正经牧师的缺陷就暴露了出来——居然没人能解除魅惑,以及精神抗性较低。
然后除了joker和摩尔加纳的其他成员全部弃暗投明,成了敌人的打手。这下有实力也打不过了,一是不好对同伴出手,二是同伴可是全力。
打不过那就只有跑,但是boss连撤退的机会都没有给。两条铁链甩出,真理惠想在魅惑之前把他们挂在车后兜风。



堂堂怪盗团团长,何时受过这种屈辱?只可惜虎落平阳,实在是无力挣扎,而且初到异世界的眩晕感让人格面具也发挥不出实力。
忽然一杆长枪飞出,瞬间扎断了joker和摩尔加纳颈上的锁链。她自称“埃尔”,并且怒斥了真理惠作为女王的种种暴政,宣扬“革命”。
说这么多话,不仅是自报家门,也是给joker和摩尔加纳逃走创造机会。眼见同伴一时半会儿救不出来,joker当即跟着埃尔跑路了。


逃亡路上,埃尔介绍了这个世界的情况:这个王国是三个王国的其中之一,真理惠作为统治者大兴土木,横征暴敛,弄得哀怨四起民不聊生。但是因为真理惠洗脑技术太强大,反抗的声音遭到了镇压。埃尔是反抗军的领袖。
到了据点,joker和摩尔加纳惊奇地发现反抗军的“秘密据点”居然是卢布朗。据埃尔所说这个地方凭空出现,里面有取之不尽的咖啡和咖喱,真理惠的士兵也仿佛看不到一样。不过这也不是重点,重点是之后的行动。
短暂的讨论后,事情很快就定下来了。怪盗团会帮助埃尔革命军战胜真理惠,埃尔则会帮助解救同伴以及寻找离开异世界的方法。


有了共同的敌人,又有一致的目标,那么合作就很纯粹而高效。三人小队很快制定了战术,袭击并解救了被洗脑关押的同伴。
在此期间发生了两件重要的事:一是埃尔虽然没有人格面具,但同样能运用人格面具的力量。她的武器长枪在碰到洗脑的同伴后化为了旗帜,旗帜可以让洗脑的同伴恢复正常。
第二件事则是春日部。监狱里关着的不只有怪盗团和革命军,还有这个现实世界的议员。怪盗团倒是第一时间认出来了,不过他自己则表示毫无记忆。


既然卢布朗管饭,那带上他也不是多大的事情。何况埃尔和怪盗团都指望他能想起一些什么,因为新闻里讲他是“失踪”,可能会有幕后凶手。
可惜雨宫莲不认识鸣上悠,不然他要是听到把受害者扔到暗影世界或许会想到什么。
同伴都救出来了,人手齐备,是时候找真理惠算总账了。但是在面对真理惠的时候,真理惠表示统志郎是她的未婚夫,怪盗团和埃尔是在阻碍婚事。


众人大惊,顾不上和真理惠打架,扭头看向统志郎先吃起了瓜。
统志郎失忆的头顿时疼了起来,他想起来是有这回事,但是他的婚约是政治联姻,本人更是被真理惠当作傀儡,她只是想当第一夫人而已。
这之间当然少不了他俩互相指责,总之瓜吃完了架还要打。不会因为真理惠是统志郎未婚妻就对她的暴行网开一面的。


战斗很轻松,但是又不轻松。轻松是因为真理惠没有了赖以生存的魅惑洗脑,本身没什么战斗力。不轻松是因为真理惠第一形态白给后也意识到了,于是缩进坦克里变成了第二形态。
坦克很硬,硬到了大家的伤害都是个位数,而且坦克还有自回。眼瞅着打不动真理惠,见多识广的双叶(游戏玩的多)和joker赶紧让统志郎嘴炮。这不用剧情杀打不过啊!


统志郎也没闲着,他的婚约也不是自己想要的,是被逼的。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后,他决定单方面解除婚约,反抗真理惠的PUA。
心理斗争成功,统志郎手上也忙活着一个陷阱。他让怪盗团和埃尔把坦克引到教堂的大钟下,然后自己高喊着解除婚约把她扣在了里面,坦克也砸坏了。
不知是大钟还是话语的伤害更大,总之真理惠的阴影随即消散了。对于统志郎来说可能是自己对原生家庭的一次反抗,但是对这个世界的居民则是欢天喜地的大事。


第一个王国就这样解放了,怪盗团和统志郎准备和埃尔道别,随后迈向了真理惠消失后出现的一个新的传送门。
第二个王国很有昭和风格,不过埃尔并不知道什么是昭和,众人再次大惊,不是因为异世界的埃尔不知道昭和是什么东西,而是因为埃尔居然也被传送过来了。
不过来都来了,也没有办法。就一起继续未完成的冒险吧。


在街上走着,马上他们就看到了一些全副武装的士兵在欺压民众。统志郎忍得了,怪盗团和埃尔也忍不了。当即大打出手。
然后又是逃跑,被一位也像是人类的女性领着,又跑进了卢布朗避难所。
关于卢布朗为啥还会出现大家已经没力气吐槽了,取而代之的是对咖喱的渴望。一边吃饭一边听这位女性讲解这个王国的背景。


这个王国也是由一位暴君统治,不过他在当婊子的同时也很喜欢立牌坊。证据就是在国家的每一个部分都设立了大大小小的摄像头监视民众。一言一行都要监管,并且美其名曰这是“由喜对民众的爱”,这个暴君叫由喜。
正在众人听取讲解的时候,外面传来了地动山摇的喊叫声,大家出门一看,发现是由喜刚才通过监控看到了他们出手教训士兵,正在缉拿。
不过当他看到统志郎的那一刻,神色立刻变了。他飞身落在众人面前,称统志郎是他的不孝子,居然带着外人反抗自家统治。


众人再次大惊,转头看向统志郎准备吃瓜。
统志郎那失忆的头也不负众望地疼了一阵,然后想起来确实有这事。由喜是他爸爸,也是议员,目标是趁着狮童被怪盗团搞下台继承政治资源让统志郎当首相。
而由喜的教育方式也有问题,可以说统志郎是被PUA着长大的。一点事情做的不对就是打骂,经常饭都不让吃。


众人听完顿感义愤填膺,表示不管是为了这个王国的民众,还是为了帮助统志郎摆脱原生家庭,都要狠揍由喜的阴影一顿。
战斗之前自然要制定计划,做好准备。这个过程姑且按下不表,总之就是经过了数场与由喜爪牙的小规模战斗,实力更强,同伴之间情谊更深。
到了面对由喜的时刻,统志郎有些害怕。毕竟那还是他的父亲的形象,更算是童年阴影,看见就有点PTSD。怪盗团各位则是努力嘴炮劝解。


毕竟有了上次的经验,大家多少猜到了boss的实力可能要取决于统志郎的心境。面对的敌人可以说都是统志郎害怕的人。他要是敢于面对了,boss也好打。
同时更深层的理由是,根据怪盗团的猜测,这个世界即使不同于宫殿,也比较相似。只不过要打倒的敌人变成了统志郎成长路上的心魔。
带着各种猜测,诸位走到了由喜面前。


这一战同样艰难,主要是战斗上的。由喜的战斗力比真理惠强太多了,而且地图上设置了很多禁足区域,踏上就会召唤出更多小怪。
经过怪盗团和埃尔坚持不懈的奋战,由喜终于被......打掉了第一形态。第二形态的由喜反而没有进行什么攻击,更像是破防后的父亲对儿子在怒骂。
统志郎默默承受着辱骂,最后表示即便有养育之恩也不是什么命令都该无条件服从。他现在要反抗家中的权威,走自己想走的路。


由喜并没有消失,而是讲起了他母亲的事情。
统志郎由父亲抚养,失职的母亲实际上是因为重疾卧病在床。某天由喜不在家,统志郎拉着母亲想出去玩,结果回来后母亲加重了病情,不久后就去世了。
统志郎很伤心,他认为是自己的任性导致母亲去世的。由喜也在利用这件事变本加厉地PUA:“就是因为你不听话妈妈才会死掉的”。
而现在那个,之前为怪盗团和埃尔引路逃跑的人就是他母亲。母亲的亡魂出现,对统志郎表示了遗憾,并为自己作为母亲没能陪伴孩子道歉。最后她说没必要怪罪自己。
有了母亲的话语,统志郎终于能和自己的过去诀别了。由喜也随之消失。


革命的大旗插上了第二个王国。至此众人已经基本清楚,这就是统志郎的内心世界,至于为什么会出现,还有是谁将其丢进去的则毫无头绪。
埃尔的身份也是存疑的,她并非现实世界的人类,但是有着人类的外表。她没有人格面具,却能使用人格面具的力量进行战斗。不过此时并不是重点,大家没有过多讨论,讨论也不会有结果的,不如前进再找找线索。
新的传送门出现,这次大家有了心理准备,只看这回会是什么场景了。


第三个“王国”实在不能称之为“王国”,因为它就是废墟上的一间校舍。
步入校舍,走廊的喇叭播放起了刺耳的广播声。
听到广播声,统志郎的头又开始痛了。没错,这间校舍不仅是统志郎初中时的学校,广播室的声音也和他经历的一模一样。
初中时,统志郎还不像现在一样像一具沉默的傀儡。父亲由喜的压迫也还没达到高潮,所以学校中的他还相对自由,并且抱有一些小小的梦想——比如解决别人烦恼什么的。
为此他还竞选了学生会长,不过很快他就脸上挂不住了:放学后的校舍后面,有几个不良少年在群殴一个同学,他过去阻拦也被揍了一顿。


但当他回到学生会办公室,却发现有个女生在等他。女生说看到了他在校舍后的“英勇行为”,觉得很敬佩,想要一起加入学生会出力。
虽然统志郎觉得自己被揍一顿称不上英勇,但是多一个同伴也没什么不好的。很快他就有点后悔让她加入了。
因为她实在是太有活力了,学校里大大小小的事情几乎都要掺和。还极具正义感,经常为其他人打抱不平,当然,大多是由统志郎出面收尾。


这样的日子虽然忙乱,但是为统志郎的内心平添了几分朝气。他开始憧憬着这位积极的女同学,希望将来能像她一样以帮助别人为己任——当议员的父亲就是这么在电视上说的。
但不久后真正的问题就来了,和它比起来之前的不良少年,早恋旷课等事务简直是小巫见大巫。
一位平日里很安静的女同学拜访了学生会。因为她听说这里“啥事都管”。统志郎和夏原苦笑了一下,可没想到她的麻烦说出来后居然这么严重。
简而言之,学校里的教导主任在收集各个学生违纪的证据,比如这位女同学家庭条件不好周末出去打工。校规是禁止打工的,如果被抓到就要影响升学。诸如此类的学生他抓了很多,但是没有揭发而是让他们收集其他学生违纪的证据,以此要挟。


事态很严重,两人一时都说不出话。那位女同学也叹了口气,表示只是想倾诉一下心中的烦恼,毕竟互相告密揭发太反人性了。没有违纪又不会告密的估计只有他们学生会的二位。
同学走后,统志郎有些退缩。他知道这里面牵扯的实在太多,他还知道一些内幕,比如下任校长已经内定为了教导主任。
但是夏原表示应该出面,她说自己原本不是这个学校,被转学过来就是因为被孤立,排挤,污蔑而无人帮助。只有她的班主任相信她,并且对她说:


对不义之举视而不见,等同于接受。统志郎也被打动了。夏原说虽然凭借着老师给的勇气,洗清了冤屈,但还是决定转学。同时一定要帮助相同境遇的人。
二人下定了决心要出手。他们决定采用最不可能的方式来结束一切:找到每个同学并请求他们站出来对质。没有他们证明就无法逮捕教导主任。
这很违背人性,因为受害者屈从就是因为被抓住了把柄。现在出来对质等于撕破脸,自己的违纪也会被追究。可他们做到了,夏原用自己的经历向他们证明了,沉默只会让加害者愈发猖狂。


某天放学后,教导主任被叫到了天台。两人与主任先进行了嘴炮辩论,然后受害者们一齐出来证明这一切。主任想要抵赖,但是嘴炮时说漏了嘴,大家都又带着录音笔。
事情就这样解决了,甚至比想象中的轻松。可问题没有解决。
因为教导主任被逮捕对学校是丑闻,所以学校找了一些违纪学生算账。再加上这件事后校规的执行更严格了,很多学生开始怪罪带头的两人。
两人也是疲于应对这种复杂的人性,逐渐放弃了学生会工作。一天两人走到车站,却无意中碰到保释中的教导主任,愤恨的他直接动手将夏原推下了站台。


万幸的是列车是进站停靠,处于低速状态,夏原保住了性命。
但是这件事精神上的打击似乎比身体更大,夏原决定要休学了。
统志郎站在病床前,默默看着夏原。他相信两人的所作所为是值得骄傲的,但是结果呢?学校的学生怨恨,教导主任进行了报复,到头来夏原还落得一身伤痛。


这是统志郎回想起的记忆,也是他的痛楚。怪盗团的各位与埃尔也看完了这一切,同样默默无语。龙司想起了他的经历,烦躁地敲打着墙壁。
不过看完回忆后还有一个问题,相信大家看到这里也发现了。
回忆中的夏原学姐,和埃尔长得一模一样。那埃尔又算是什么?和真理惠,由喜那种敌人相同的构造吗? 但是她很明显是这个世界的人。


众人还在思考,但是阴影悄然出现。他是统志郎的暗影,不过没有去过八十稻羽乡下的怪盗团都没见过,统志郎更不可能认得。
刚看完回忆的他还在为夏原的事情而痛心,他只当这个阴影是来惩罚自己的,对即将到来的攻击视而不见。
但是有人挡。埃尔为他挡住了攻击,并且出声让他振作一些。可是暗影统志郎的攻击似乎太过强力,埃尔直接重伤倒地。怪盗团则被暗影的技能全员束缚无法动弹。


在这个异世界中,统志郎因为没有战斗力一直被保护的很好。但是他是对此感到羞愧的。并且现在有了记忆,他也在为以前的软弱无能愤怒着。
难道自己就只能哀悼弱小,等待别人保护?难道自己只能无能狂怒,让身边朋友痛哭失声?
绝不,就在此刻,统志郎要掌握自己的命运。
伴随着意志回应他的,是人格面具。埃尔的真实身份揭晓,她其实是统志郎没有唤醒的自我人格,因为他对夏原的印象太过深刻,内心中便出现了“埃尔”这样一个人物,在内心中反抗着父亲,未婚妻以及不公的社会。


新力量的出现代表统志郎的内心已经足够强大,于是面对自己的暗影,胜利也变得理所当然。
只是打倒暗影,背后的幕后黑手可就不愿意了。
如同女神异闻录系列中一贯的设定,这次统志郎内心世界的种种,也是某个邪神所为。邪神名叫“萨迈尔”,执掌人们内心中的自我保护心理。
简单解释的话,就是祂感觉到统志郎内心还有反抗之心,所以希望他老实过平静的生活,虽然是傀儡但是很安定,不必承受反抗和变革的风险。


对于祂的话,众人用紧握的武器告诉了祂回答。


经过一场血战,找到机会的埃尔与joker对邪神的头部一击致命。获胜后的大家,离去时把埃尔的革命旗帜插在了萨迈尔尸骸上,多么讽刺。
经此一战,怪盗团和统志郎真的能回到现实世界中去了。埃尔则作为人格面具,以及夏原的意志留在了统志郎的心中,不会消逝。
不过现实中的问题仍待解决。因为统志郎虽然由怪盗团帮助打倒了父亲由喜和未婚妻真理惠,但他还需要在现实中重演,才能真正独立出来。


不过不用担心,统志郎给出了自己的答案。
他在本应用来解释自己失踪丑闻的新闻发布会上,主动揭发了父亲作为议员的犯罪记录以及与未婚妻的合谋。


故事的最后,怪盗团又回到了卢布朗喝着咖啡聊天,享受这来之不易的战斗后的放松。
至于墙上的电视,正播放着关于统志郎的新闻报道。他作为有污点的议员仍然拒绝辞职,并且表示要重新来过。
而报道这一切的记者,名字叫夏原。

地址:山东省滨州市滨城区黄河七路501-50号   电话:0543-5082918
传真:0896-98589990
ICP备案编号:鲁ICP备23015452号
Copyright © 2012-2024 爱游戏(ayx)中国官方网站 版权所有